【流年】一句谎言误会那年三月八(微型小说)

笔名古代诗词2022-04-30 11:58:042

“今天是三月八日呢,都没得谁提起陪我们妇女同胞过一下节日,好没趣哟。”

下午下班后,办公室同事妮撒娇抱怨。

东正好关闭电脑,准备下班,听妮这样一说,来了兴趣:“正好金竹山上桃花开了,陪你们去照张相,可否?”

“好!还是东哥善解人意!”

妮和东是江边乡党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,妮做一些办公室日常用品和食堂柴米油盐采购之类的工作,东每天整理一些政府办公资料,闲暇之余背着相机下乡采访,写一些政府性宣传报道,大家都在一个办公室,偶尔在一起讨论工作,闲谈人生,就像一家人,有太多的公共语言。

两人走出办公室,向金竹山走去,路过政府职工公寓大楼,玲和燕两位女同胞听妮说去金竹山照相,非常高兴,嘻嘻哈哈一起跟了上来。

落日的余晖照射着金竹山,也照射着美丽的桃花,微风吹拂,花影摇曳,美丽迷人。

三个女同胞刚走进桃花园,就被姹紫嫣红的桃花陶醉。她们或单人留影,或双人合照,或三人合拍,依着桃花,选好位置,摆好pose,东就成了她们临时聘用的免费的专门摄影师,他的任务就是“咔嚓咔嚓”不断按下快门。桃园里,欢声一片。

“东哥也不能就专门给我们照呢,得和我们合影一张,也算陪我们过了节日啊。”妮的提议得到玲和燕的一致赞同。这么美的风景,这么美好的节日,这么开明的美女,东何乐而不为?再说也不能让美女们扫兴,东找了一个桃园边的石墩,把相机放在石墩上,调好焦距和延时拍摄时间,迅速跑到事先站好的三个美女同胞旁,和大家一起伸出右手,比了个欢心的手势,随着相机的闪光,“咔嚓”一声,多年美好的回忆定格在金竹山的桃园中。

夜幕逐渐降下来,大家却游兴未尽。

金竹山老板收工回家,看到了妮她们,说今天三八妇女节,特意做了清明粑,要帮家属过一个快乐的节日,清明粑做得很多,既然大家都上来了,就一起过节。

金竹山的老板很热情,大有不答应就不准下山之意。

这几年,江边乡全力推进乡村振兴工作,工作特别忙,乡政府全体干部几乎没有节假日,回家就是一种奢望。今天的妇女节,办公室主任特意给女同胞们放了下午的假,所有人员晚上可以不加班,其实,主任的良苦用心,大家心里都清楚,就是为“那一半边天”能过好自己的节日。

既然桃园老板这么热心,好意难却,大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故事总是发生发生在意想不到的夜晚——

那天晚上的晚餐很丰富,桃园老板清一色做些“山货”,除了清明粑粑以外,还有红椿炒瘦肉,桐子树上的羊肚菌,老辣椒炒刺勒苞……还有自家酿造的葡萄酒,着实让妮她们美美感受了一回久违的老家味道。

葡萄美酒夜光杯。几杯葡萄酒下肚,大家都很兴奋,说反正今晚不加班,娱乐娱乐。桃园老板楼上有一台麻将机,玲提议学学打麻将,两块钱一个鸡,权当娱乐。玲的这个想法得到大家的默许,于是就“开战”了。

大约是晚上十二点左右,东接到了同宿舍的同事权打来电话,说有人邀约一起宵夜,叫快点到黑豆花姐妹餐馆。大家都觉得这么晚了,回街上一没得车,二没得亮,走山路又危险,悄悄示意东回绝了,干脆耍天亮。

东其实也没办法,也不敢说在打牌,说在打两块钱的鸡娱乐也没有人会相信,再说妮她们示意的也不无道理。哎,干脆撒个谎:“我回江城了,就不得陪你们了,对不起!”

天麻麻亮了。几个“麻友”简单洗了把脸,沿着桃园山路返回乡里,快要到政府后面的时候,玲和燕由于要回职工宿舍,就和妮还有东分手了,妮和东直接从办公楼后面去办公室。

室友权一觉醒来,发现对面床上东一夜未归,才想起东昨晚说有事回江城了。他起床伸了伸懒腰,拉开窗帘,目光正好看到了从办公楼后面山坡上下来的东和妮。权呆呆站在窗前,脑子里理了理思路,总也理不清,最后得了一个结论:“家伙,有问题!”

妮和东有问题……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,一个早上就在办公室暗暗传开了。东伫立在大院里的香樟树下,心里七上八下,他知道,这个事情百口难辩——

癫痫病的治疗难度大不大
癫痫手术的治愈率高不高
癫痫发作时和发作后如何应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