暧昧、孤独或其它

笔名散文随笔2021-08-28 10:21:573

暧昧、孤独或其它

暧昧

暧昧是一个耐人寻味的词组。它的含蓄与模糊,就像一株开放在围墙里神秘的罂粟花,我们看不到它妖艳的眼神,我们却可以想像得到它隐秘的妖艳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妖艳都是有毒的,就像奔涌在我们内心深处的暗河,它没有洪水泛滥毁坏良田,更没有让农民颗粒无收。所以心怀暧昧的人,我们没有办法给他们定罪。

我们形容比较复杂的男女关系,通常情况下动用暧昧这个词组。比如某某跟某某有不正当的暧昧那女关系。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捕风捉影,一种没有根据的揣测,一种丰富的浮想联翩。因为我们没有充分的证据,来证明这对男女有无越轨的行为。所以暧昧的事情,多发生在生活的后台,而不是在眼花缭乱的前台。一切似乎都是在地下偷偷进行的,让我们无从知道事物的进展与真相。但是,暧昧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想像空间,在这样的自由的空间里,我们编织无形的栅栏,让当事人无法跨越。我们在画地为牢的臆想中,其实已经不动声色地完成了一次暧昧的心里描绘。所以暧昧的不仅是某个人,而且是我们生活的大多数。

人类的内心世界很难用语言说得清楚,就像混沌一样,男女关系的暧昧,进一步瓦解了人性的纯洁。其实这是常态,因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潜藏着一个魔鬼,它没有跳出来伤人,就足以说明人性的强大与控制力了。暧昧表达的不仅是一种状态,而且是一种浮动游离的心态。一个飘忽迷离的眼神,一个蓄谋已久的动作,就足以跟暧昧挂上钩了。在这个蒙胧含蓄的词组中,我们更清晰地贴近了人生的喧哗或荒凉。因为我们知道,一切都会过去,而心灵的狂想与肉体的狂欢,却一次次背叛了我们的信念与初衷。暧昧,其实就是一种懦弱欲望的曲折表达。是暗示更是人性自然的一种无力的宣泄。

孤独

有些词组,我是百用不厌的。比如孤独,就经常出现在我拙劣的文字里。我对这两个字的偏爱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生的无奈。因为在很多流逝的时光里,注定要一个人独自面对,面对自己孤单的身影或心灵。喧哗排场的盛宴后,注定是人生的大寂寞大孤独。这时候,孤独像潮水一浪浪地向你涌来,将你推涌到时间的死角,让你的思绪在夜空中像鸟儿一样翩翩地飞。

你可以这样设想,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,只顽强地站立着一棵树,它没有同伴,它看不到天空或道路的尽头,它只能跟自己的内心默默对话……这是一棵孤独的树,这就是孤独的苍凉境界。它要么倒下,要么重生,它没有选择,它只能出现在这里。但是,如果有朝一日一位历尽艰辛的旅者,和它在空旷的荒野上相遇,那将是一种莫大的心灵震撼。因为它是这片洪荒之地上独一无二的树。孤独的魅力因此产生。

但是,一棵树的孤独和一个人的孤独是不一样的。树只能站在那里,但人却可以行走,走到乐意抵达的四面八方。就像我,一个人孤单地走进塔里木盆地,我站在沙海的深处,往前看没有人,往后看也没有人。这就是前不见古人、后不见来者的苍凉境界,这就是旷世孤独的境界。这时候,卡在喉咙里的语言一片荒凉,剩下的只有拼着劲呼喊焦灼的渴望。在大漠的深处,我被黄沙所簇拥,我被无限的孤独所簇拥。但正是在这样灰色的布景里,我的思想花茧成蝶。在大漠孤烟里,在长河落日下,孤单的我就是一个自在的世界。在红尘和人群之外,我听到了热血在身体里面愉悦的喧哗。

我想人这一辈子,注定热闹时少孤独时多,那就尽情地享受孤独吧!就像一棵树,兀立在漫漫的荒野上;就像一只鸟儿,独自飞行在空中;就像一粒被大风裹挟的种子,在被人遗忘的土地上落土生根,长出自己甘美的果实和生机无限的绿叶。

混沌

喜欢混沌这个词组,多半是因于它的模糊,它的不够清晰。就像雾中看花,就像水中赏月。但这样的认识是不够确切的,因为混沌就是你想看清楚却无法看清楚的事物。就像你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,没有可以借助的照明工具,若想看清近在咫尺一个人的脸庞或眼神,那注定是徒劳的。这样说来,孤独是一种心灵的独特感受,而混沌则是一种视觉的独特体验。或许这样理解也不够精确,因为每一个人的归宿,终究是以混沌收场的。

这个世界本来就一片混沌不开。就像我们头顶上的宇宙,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前,据说天地是连接在一起的。那时候的世界,没有阳光,没有鲜花,没有飞鸟,没有草木,世界要多混沌就有多么混沌。当阳光普照大地,万物生灵的大千世界才逐渐清晰分明起来。虽然如此,但日月轮回斗转星移,常常把我带到深不见底的夜晚,带到深不可测的梦境。由此我们不可避免地遭遇了混沌。就像一个人半梦半醒的状态,那是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的。在意识的深处,我们思想的锋芒,就像被一片乌云遮挡着,我们无法深入,我们看不到躲在云层后面的东西。

由此蔓延开来的混沌,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可预知的世界或将来。但人的心性是狂野的,总想把任何事物弄得明明白白通通透透,到头来只能陷入更深的迷茫与混沌之中。实在地说,混沌才是世界的本来面目。是万事万物扯去神秘面纱的真相。

早年写过一篇小说《最后的混沌》,说的是一位垂暮之年的老太太,她的大脑里杂乱无章,一滩糨糊,她经常梦到希奇古怪的东西。这老太太的神志,就像长在荒野里的杂草,已经很难梳理出清晰的头绪来……我想表达的是,人生的起点和终点,注定要在混沌帷幕的后面进行。伴随生命的消解,混沌也就失去了意义。但这样尴尬的状态,我们还会时常面对,躲肯定是躲不过去的。所以通常情况下,我很少追问人生的终极意义,就像一朵花开了又无奈地凋谢了一样,就像一盏灯亮了又必然熄灭一样。混沌无所不在,只是我们并不知道,这样的黑洞有多深!

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癫痫手术治疗多少钱
癫痫的症状及表现有哪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