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

笔名抒情散文2022-03-30 18:41:169

岁月交替,季节变迁。阳光照在脸颊,往事如烟。

在卧室的窗台上,可以清晰的看到哲蚌寺。想去哲蚌寺看看,这个心愿,从去年到达的时候便已种下。

窗台下,去年还是一大块的土豆地,今年变成了一堆房子,在不远处是排排挺拔的白杨树,站在料峭的春风中,飒飒飞舞。在远处,就是依稀可辨的哲蚌寺。

这辈子,哪怕第一眼就喜欢上,却总是千山万水走遍,便也丢了。第一眼看上的房间,因为没有衣柜,所以舍弃,从此窗外只剩下匆忙的人群和高楼。又一次细细回顾,在将要离去的时候,我们还是有一段缘要续,所以依偎在你胸怀。窗外就可以一抬眼看到了哲蚌寺,也许,此生,真的也与佛有几分机缘。

是该去走走的,去那片土地上看看,也许,就可以不再在这红尘俗世里翻滚,眷恋了。

脚步渐进,我们只是在很努力很努力的自欺欺人,然后很努力很努力的无视别人的过往,安静的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和脚步里。

渐行渐远,不是因为到达或是离别,只是习惯了。习惯了放得下,习惯了一个人,也习惯了安于人们的每一次跋涉和牵强。

曾经,我总以为,我们离得很近,很近,近到可以听得到彼此的呼吸,近到朝夕相处,近到知道你每天几点会醒来。此刻,心在慢慢冰凉,自古说人走茶凉,却不明白,很多时候人不走,茶已凉。

每一次的每一个选择,真的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。

在转身之前,与你的约定,终可以兑现。

清晨,阳光在窗外徘徊,躲在背阴的一面,于阳光,只能是擦肩。

安静的梳洗,理顺发丝,背起那个背包,迈步。

踱着步子,往公交车的方向走去,曾经一个很好的朋友和我聊天,说有时候,她会坐上一路公交车,从起点到终点,再到起点。一天,就晃晃悠悠的过去,可以在车里,看着车流和人流,心会慢慢平静。

我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存在,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姿势面对自己和以后。躲在心的背后,缩在壳里。塞着耳机,听着听了十多年的歌,心却是平静的,原来在心底,只是在默默的道别。

有不舍么,有依恋么?

弟弟说:“你可以再留一段时间么,就当是帮帮我。”

那一刻,不知道作何打算。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,但也许于他也是一种心理安慰。可惜,脚步已经开始匆忙。只怕是不能答应,只怕是不能成全。

只是两三站的地,下了公交车,直行,右转。到达哲蚌寺大门口的时候,零零散散的人群,我知道,旅行,一个人最好;看风景,一个人最好;散心,一个人最好。

过了安检,站在偌大的院子里,却不知道如许的岔路口,该选择哪一条,哪一条都可以到达,哪一条都是上山的路,只是,不知道哪一条会是我可以路过,我可以经历,并且我可以到达的。

淡淡的光线,从云层稀稀疏疏的落地,洒在身体上。细细的风,从山顶吹来,抚过脸颊。蜿蜒曲折,挺拔昂扬的白杨树,抽出了绿叶,在山中肆意乱舞。悠闲的牦牛,吃饱了,躺在树荫里,被点点滴滴的阳光烘烤。山下的柳枝刚刚抽芽,山上的白杨,已枝叶繁茂。

走热了,脱下外套,一步步往前,只是高了那么一千多米,身体就开始抗拒,只是往前走了那么几步,心脏的位置就开始狂躁呼吸。

拾级而上,开始有凉风穿梭,满脸惬意,满身轻松。仰起头,张望,拉萨的天空,湛蓝如洗。伸出手,似乎可以掬起一捧,洗去一身尘埃,洗净心灵的阴霾。

看到溪流,从山的那边穿越到达,沿着溪流,想看看他的起源在哪里,应该在天上吧。低头看着镶嵌在溪流中的一个转经筒,在痴痴的旋转,千百年的旋转和守候。有冰凉的雪白滴落眼眸,惊喜,仰起头,看到飘飘洒洒的洁白。柳絮,伸手去接,仰起头,却在手里,在脸颊,慢慢融化,变成了水滴。

下雪了,看来上天真的眷顾我,在离去之前,洒落一场飘雪,是挽留,是叹息。

西藏的阶梯都很笔直,特别是屋子里的,几近六七十度,真的是天梯,仰起头,只可以看到阶梯尽在咫尺的尽头。很好奇为何西藏的房屋中阶梯很多,还很陡,无意在一本书中看到一种解释。这样的构造,为了在被鬼魂追逐的时候,可以快速的逃脱。

每一次,总还是不习惯,还是想要找到依托和凭借。也许,这只是人们对于卑微的生命的一种诠释。

哲蚌寺是西藏最有权威的寺庙,看着庄严的屋宇建筑,看着不时出现的喇嘛,问着浓重的酥油味,看着那长明的酥油灯。我们,也许终可以释然。

来到一个四合院里,一棵千百年的桑树,长在这里,见证这里的千年辉煌和落寞。仰起头,漫天飘雪,洋洋洒洒,铺天盖地。是离别,是远行,是祝福,是珍重。

转了几个弯,终究没有寻到溪流的源头,下一次,也许再也不见。

再次出现在阳光下,是一个多小时之后,阳光在还没有出门,已经拥挤着穿越门扉,喜迎我们的再见。

沿着台阶慢慢的往下走,心底里有静默,有失落,有珍惜,有告别。该走了,这辈子,我们再也无缘,再也不见。

走出寺庙群,是下山的公路,沿着公路,撑着伞,还塞上耳机,清风随着明月远行。我,沿着自己来时的方向,慢慢踱步。

也许该回去了,但是回去的方向?

也许该离开了,每一次到达便是离开。

下一程,我们,会在哪里相见!

只是一个转身的距离,我们却在千万里之外。

2015-04-21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哪种治疗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好
山西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