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古韵今弹】 阿木 (小说)

笔名伤感散文2022-04-19 12:01:046

我叫阿木,是一条牧羊犬。我来到主人家是那个冰天冻地的冷天。那一年小镇突如其来一场冻灾,冻住了山陵冰住了赣江。由于这场灾难,小镇限电使用。星星点点的烛光映照着整个小城。主人借着这黄朦朦的烛光发现了我。在同样摇曳的烛火中,我看见了那一抹鲜活的色彩。主人穿着一身黑呢子大衣,大红色的围巾围住了她半张脸。均匀的呼吸,呵出纯白的哈气。她看见了我,将缩在围巾里的脸探出来,眼睛盯着我看,“啊哈,你也在这里呀?跟我回家吧?这里冷……”我瑟缩在那里,眼睛四下里望尽,满目都是隆冬的清冷。我撒娇般楚楚可怜的哼唧了一声,答应了主人。主人抚摸着我将我抱在她的怀里。我在主人的怀里异常的温暖,感觉不到世界的寒冷,只听得见主人强有力的心跳。

我的主人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,在离家不远的大山里给孩子们上课。她是个阳光又明亮的姑娘,热爱生活热爱工作,爱她的孩子们爱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。那些时光我陪在主人的身边,我想从主人抱我入怀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这是上天给我这一生的使命。

我们在院子里懒懒的晒太阳。主人会和我说很多很多的话。我四肢和下巴平摊着趴在主人身边,眯着眼睛看太阳,看见阳光洒在院子里洒在主人的身上,还有她的睫毛上跳舞的也是光,主人给我剥一只橙子,我舔舐着,看见主人如我一样的心满意足。我于是高兴的在地上打着滚,主人宠溺地笑。橙子的芬芳,主人的笑,像这午后的阳光一样散发着橙色的淡香。她一边剥橙子,一边看着我和我不停说着话。

“阿木,你会想念一个人吗?”

我迷惑的望着主人:“想念?”我只是用我真诚的眼睛看着主人给她回答。

“对,想念,一个人,让你轻轻的心疼,无法停止……”主人将剥好的橙子分开递给我。

我并不知道答案,舔了舔嘴边的果汁摇了摇头。主人摸摸我的头:“你当然不懂了,你怎么会知道心疼的感觉呢?”是的,我不懂,可我知道橙子很甜很清新,想念会是这个味道吗?

主人又回大山里上课去了。我如往常一样守着家等待主人放假回家。可是这一次我等了许久,等到了周末,又等过了周一,依然不见主人回家。我的脑袋里总是出现主人回家开门的幻觉,我的眼前总是出现和主人在一起的每个周末,浮现这些的时候就像舔了橙子一样甜甜的,又会闻见橙子的清香,空气里全是这熟悉的味道。“主人,你还好吗?怎么还不回家?”胸腔里是轻微的疼痛。

我决定出门去寻找我的主人。我穿过小巷来到熙熙攘攘的菜市场,我越过马路来到主人常带我去的小店,可我始终没有找到主人的影。“主人,你去哪里了?”我在心里焦急的呼唤。我来到主人坐车去大山里的公交站台。我记得最后一次与主人告别的情景。“阿木,回去吧,在家等我哦,周末我就回来了……”主人拍拍我的头,挥挥手让我回去,头也不回地上了车。我没有像主人一样扭头就离开,我伫立在那里希望主人能再回头看看我,我就这样看着公车渐渐地驶上山路消隐在我的视野里。主人曾和我说,“阿木,我们要以快乐的心情面对离别,因为这一次的告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。你看,这一次的告别不是离下一次的相聚更近了吗,你说呢?”此刻血色的夕阳,染红了大山,染红了蜿蜒的山路。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……”我的耳边隐约传来主人曾经念过的诗句。

去学校的公车来了,我追着公车跑,但愿司机能够知道我寻找主人的急切心情,但愿我的体力能够支撑。我想跟着公车到主人的学校去看看。我奋力地奔跑,沿着公车行驶的方向。我看见了主人眼里青绿的像翡翠梦的大山。我看见了主人和我描述过的漫山遍野的橙子树,那些果实如我的主人一样明亮而又温暖。我也看见了那些可爱又调皮的孩子们,就如主人所说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天使。可是我依旧没有找到主人的身影。总以为如果我看过主人看过的世界,走过主人走过的路,就可以更靠近主人一点了。可是主人,你去哪里了?

“阿木,回去吧,在家等我哦……”正当我迷茫的时候,我记起主人最后和我说的话。对,这是我的使命,或许是我生命的意义,主人说在家等她!原来,等待才是全部的意义。想起这一点,我朝着家的方向肆意奔跑,想要尽快赶回家,或许主人已经在家里等我了。错乱中忘记了前面的岔路口,当我回过神来,一辆桑塔纳从天而降出现在我的眼前,车灯亮晃晃的刺眼,让我看不清眼前的路,来不及辨认,桑塔纳将我撞飞,我的脑袋里“嗡”的一声,眼前漆黑一片,从车前窗上飞起滚落下来。我能够想象的到车里的人看见撞飞的我的惊讶,他们张着嘴瞪着眼睛手足无措。我没有觉得疼,也没有感觉到自己受伤,只是脑袋晕乎乎的,从车窗上滚下来后,依旧健步如飞。(或许速度减慢了,只是当时我自己没有感觉。)是心里的声音让我忘记了自己的危险。主人说在家等她回来!脑海里晃过主人说的话:“阿木,你真是哮天犬转世,好厉害喔……”

我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,爸爸在门外焦急的等待,看见我跌跌撞撞的回到家,心疼的责怪道:“阿木,你去哪里了?怎么受伤了吗?头上还流血了……”我没见到主人也没有看见妈妈,才意识到自己受伤了,并且伤的不轻。这时才开始感觉到浑身的疼痛。爸爸给我擦了药,给我食物充饥。但我没有胃口,我想知道主人的下落。我哼唧着不肯吃饭。爸爸的电话突然响起,这个老汉和所有的庄稼汉一样,佝偻了身躯,黝黑的皮肤,干瘪的身体,皱纹爬上了他饱经风霜的脸,似乎等这个电话等了很久匆忙接起了电话,是妈妈的电话。

“女儿还好吗?现在情况怎么样……”我终于听到主人的消息。

“不是太好,比昨天更糟糕了,要怎么办好?这可怜的孩子……”妈妈在电话那头抽噎起来。

“不要太担心,女儿很棒的,再说还有医生呢。你好好照顾女儿,家里的事就不用操心了,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,不要担心,照顾好咱们女儿……”爸爸挂了电话皱起了眉头。

爸爸好几夜都没有合眼了,白天下地干活,晚上整夜的抽着烟寻思着什么。我很担心我的主人,也担心爸爸如此下去身体也会夸掉。晚上我也如爸爸一样无法入眠,透过窗玻璃,看见房间里床头红红的火星子,那是爸爸抽着的烟,在昏黄的灯光下异常的红亮。袅袅地升起青蓝的烟圈。我的伤还没有好,浑身疼的难受,好像肺部被撞坏了,喝水会痛,进食会痛,连呼吸都会痛,我已经好几天粒米未进,整个身体虚弱的很。我不止一次地想到死亡,想起许多我已经离开的朋友,孤孤单单地被埋在一个逼仄的小坑里,黄沙埋下,无尽黑暗,无尽萧条。原来这是一件多么无能为力的事情。“主人,你要快点好起来啊……”我恍恍惚惚地想,心里的祈愿却分外坚定。

听到爸爸在接电话,妈妈在电话那头又哭起来了:“医生说要咱们做好心里准备……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……”爸爸没有言语,沉默,木纳,眼里一片暗淡。我听见这个消息已经不能自已,剧烈地咳嗽起来,胸腔里的疼痛在咆哮。

“主人,我已经懂得想念的滋味——一个人,让你轻轻的心疼,无法停止……”

“主人,你不是说,这次的告别是为下一次更好的相见吗?你不是说离别后就离下次的相聚更近了吗?主人,你要好起来,我在家里等你回来!”

那一晚,下了一场暴雨,雷声响彻整个世界,闪电曲折霹雳而下。我在我的窝里听着世界的风声雨声。很多时候,死亡最可怕的不是宣告终结,而是反复告诉你,曾经的一切都一去不复返,一去不复返。回忆依旧在散发余热,理智却在预谋冷却,令人不知所措。“主人,你要好起来,阿木也会的,因为阿木要等主人回来……”从清晰到模糊,体力无法支撑,意识却奋力挣扎。

熬到了早上,我还有呼吸,喝了些水,天空已经放晴,妈妈打来电话,爸爸憔悴无力的接起。“女儿醒来了,醒来了……”电话那头妈妈呜咽起来。爸爸颤抖的手拿着电话老泪纵横。我的眼里也分明有了泪。我要好起来,等主人回家,于是我努力的补充食物,努力的让自己恢复体力。

主人醒来了,却失去了听力。医书上说,人在死亡之前,最后消失的感觉就是听觉。我不知道主人是如何在听力已经消失后奋力越过生死线的!科学家还说,人的灵魂约有21克。我不知道主人那轻飘的21克灵魂是如何在人最后的知觉丧失后压住生命留在了这一世的!

因为使命,我等回来了主人,她依旧笑着走向我,“阿木,我挺好的,你还好吧?听说你也病了……”我哼唧着抱住主人的腿,邀宠般的摇着尾巴。爸爸看见了大病初愈的主人,爬满皱纹的脸露出了慈祥的笑。我想在爸爸的心里是时常为自己的女儿而骄傲的,她懂事明理,阳光又明亮。这是爸爸生命的全部意义,这是他活着的全部价值。因此再苦再累也无怨言,即使再辛苦也不愿意放弃我的主人。我想这也是主人在失去听力以后奋力越过生死线的力量,是主人那轻飘的灵魂压住生命的力量,也是我熬到了天明的力量。是爱让生命有了意义!

我叫阿木,是一条牧羊犬……

患上癫痫应该怎样治疗呢